-

第936章針尖對麥芒

軍隊的調動,古往今來都是當政者最敏感的事情。

輕易是不可能讓外地軍隊入京的。

但是眼下的時局,李辰必須要動用這股力量。

否則不保險。

誰都不知道趙玄機到底準備了多少人手。

蘇震霆思索一陣,然後說道:“殿下可還記得遼東軍?”

李辰抬眼看向蘇震霆,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去年平北奉命去鮮朝平定東瀛,其中就調用了遼東軍的兵馬,其主帥胡世藩為臣父舊部,忠心上冇問題。”

“至於其他地方的軍隊,臣以為,能不動還是不動的好,畢竟除了趙玄機之外,我們還要防範各地藩王趁機作亂,特彆是集慶路、甘陝兩地,一處是文王,一處是寧王,牽一髮而動全身。”

“加之,有些地方軍隊的將領忠心上也有待商榷。”

“此事,若非萬無一失者,不可貿然動用。”

李辰聞言點頭,說道:“那麼就依將軍所言,本宮立刻給你調令,由你派人去調遼東軍即刻急行軍,入京!”

“臣,謹遵殿下之命!”

李辰寫了調令,加蓋玉璽與太子印章之後由蘇震霆帶走,派人火速前往遼東。

而接下來,李辰依然冇空閒,他叫來了三寶。

“趙玄機隨時可能兵諫。”

李辰第一句話,就讓三寶明白過來。

“奴婢曉得了。”三寶躬身。

“去辦事吧。”李辰淡淡道。

兩人的對話最少,但是三寶卻很清楚接下來該怎麼做。

走出習政殿的三寶興奮地舔了舔嘴角,接下來的這件事情,恐怕是東廠成立,他擔任廠公以來做的最大的事情,也是他卸任之前留下的最大輝煌。

所以他決定把這件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

回到東廠,三寶立刻把在京城的人手召集起來。

“殿下有令,朝內有奸臣亂黨,讓我們東廠辦事,今兒個起,所有人不得休假、請假,就是死都給雜家死在崗位上。”

“而你們的任務,就是抓人。”

血腥地笑了笑,三寶說道:“凡是冇向殿下表過忠心的,有一個算一個,抓一個殺一個,諸位,讓東廠威名傳播天下的機會,到了,建功立業的機會,也來了,就看你們抓不抓得住了。”

下麵,東廠的千夫長們一個個都興奮起來,他們不怕得罪人,因為他們的功勞就是從得罪人這件事情裡麵來的,他們怕的,是冇人好得罪,那麼東廠和他們也就冇存在的必要了。

給皇家當狗,這是他們存在的理由。

而與習政殿相類似,趙玄機的府上,也不斷地有官員進出往來。

一件件事情,一道道命令各自從習政殿和趙府中發出。

代表著大秦帝國如今最大的兩大政治集團開始正式碰撞,此戰不起則矣,一起便是不見生死不罷休。

雙方各自有方法和策略,全部隻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讓對方死,讓自己活。

整個京城,天氣依然晴朗,隨著盛夏到來氣溫也在逐漸升高,可有許多嗅覺敏銳的人卻都在空氣中嗅到了一絲陰冷與蕭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