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人命最輕賤

親眼見到一具具被凍得冰冷僵硬的屍體,如同垃圾一樣被丟到了大坑裡麵,一個大坑丟得差不多,士兵就拿著鏟子去把大坑填上。

這觸目驚心的畫麵,讓趙蕊受到了極大沖擊。

儘管她也算命運多舛,小時候幾番顛沛流離最終投靠遠親趙玄機,被其利用送進東宮,可趙蕊始終是錦衣玉食長大,冇吃過這種人間疾苦的。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說:“幾千人!?就這麼死了!?”

“這世道,人命最輕賤。”

李辰看向趙蕊,說道:“本宮殺人,向來隻殺該殺之人,但有些人,拿了一輩子毛筆,看了一輩子聖賢書,因他們而死的無辜之人,卻如山如海。”

趙蕊抿著嘴唇,不敢應這句話。

她能夠感受到李辰壓抑在胸腔內的怒火,這是針對趙玄機的,也是針對自己的。

不知道是因為冷的,還是因為恐懼,趙蕊的身體在輕輕顫抖。

恰此刻,遠處飛奔而來一大隊身穿羽林衛鎧甲的士兵。

為首的,正是蘇平北。

蘇平北一路狂奔向李辰的方向,到了近前,翻身跳下馬,跪在雪地上道:“末將蘇平北,參見太子殿下千歲。”

“你怎知本宮在這,訊息倒是靈通。”李辰道。

“之前末將派人去過了東宮,被告知殿下與太子嬪出了宮,然後錦衣衛便告知了末將殿下的下落。”

蘇平北恭敬地答道。

李辰點點頭,並未把這件事情太放心上,自己就在京城,要是蘇平北連這都找不到自己,也可以提前退休養老的。

相比起來,他更關心蘇平北的目的,問道:“可是趙建業的事辦妥了?”

蘇平北眼神中閃過一抹興奮的神采,道:“父親親自出馬,加上有太子殿下之令,趙建業並未做反抗,他還有他手底下那些參與了此次惡行的心腹,都已經被末將帶了過來。”

“甚好。”

李辰淡漠道:“把人帶上來。”

蘇平北起身抬手一招,後頭行伍中,便有士兵押著十多名囚犯走了上來。

為首的一人,身材魁梧容貌英武不凡,頗有幾分久居人上的氣度。

“跪下!”

蘇平北嗬斥一聲,一腳踹在趙建業的膝蓋窩上,趙建業悶哼一聲,身體一矮,卻硬挺著冇跪下來。

趙建業冰冷地看著李辰,冷笑道:“我為何要跪?”

“見太子不跪,是大罪!”蘇平北嗬斥道。

“哈哈!”

趙建業大笑一聲,說道:“我本就是被拋棄了的棄子,跪與不跪,都是一個死字,那我為何還要你們稱心如意?”

話說完,趙建業盯著李辰,猙獰地說道:“太子,要殺要剮隨便,我趙建業皺一下眉頭就不是好漢!”

李辰淡漠道:“你的下場的確是一個死,但你忘了,死可以分很多種,有的痛快,一刀便是,連痛都不會感覺到痛,可還有的,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連死都變成一種奢望,在痛苦中一點一點地被折磨死。”

趙建業聞言滿臉陰戾,咬牙道:“隻會折磨人算什麼好漢?有種的就直接一點!”

對於這種腦子一根筋的莽夫,李辰向來懶得多費唇舌。

“先把他雙手的十個指甲給本宮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