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7章冇辦法了

“若是成了,三族再續百年富貴,若是敗了,無非就是全族殺頭,可這麼些年來,他們該享受的也享受了,足夠本錢了。”

趙玄機表情逐漸猙獰,他冰冷地盯著兩人,說道:“最重要的是,我們什麼都不做,結果會更慘,等於這一場豪賭,對我們來說要麼贏得徹底,要麼就是已經註定的結果不改變!”

張必武和付玉芝不是笨蛋,他們能理解這番話。

甚至不用趙玄機來解釋,他們也知道這是他們必須要走的一條路。

東宮太子太強勢,崛起的速度太快,他註定不會是一個願意被內閣所掌控的傀儡。

而權力被東宮太子掌握之後,清算隻是時間問題。

作為之前十多年朝政利益的把持者,他們會是第一個被清算的。

就好像已經身中劇毒,眼前有一枚藥丸,吃下去有一半的可能會死,但還有一半的可能會痊癒,如果不吃,遲早也是個死。

任何人都知道自己該怎麼選。

“閣老,我們明白該怎麼做了。”

見到付玉芝如此表態,趙玄機才點點頭,麵色稍緩地說:“都回去早些做準備吧,之後的日子,怕是不好過了。”

付玉芝和張必武對視一眼,各自起身告辭。

付玉芝先走,張必武在後麵。

等付玉芝告辭離開之後,趙玄機卻叫住了張必武。

“張兄,接下來老夫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忙,分身乏術,有一件事情希望張兄你幫老夫做。”

張必武立刻說道:“閣老儘管吩咐便是。”

“盯緊付玉芝。”

趙玄機麵無表情的一句話,讓張必武錯愕無比。

“閣老的意思是,他可能跟我們不是一條心?但這對他有什麼好處?而且剛纔他明明表態了......”

趙玄機淡淡地說道:“他與我們最大的不同,就是他年紀已經大了,早就有了退休的心思,子女不多,族親更少,也都已經安頓妥當,換句話說,他早已經冇了雄心壯誌,但我們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卻是要抱著破釜沉舟的決心,而他,冇有。”

張必武輕歎一聲,說道:“我們幾人同僚這麼多年,從來都是共同進退,如今王騰煥已經死了,希望付兄不要自誤吧,這件事情,我會辦好。”

趙玄機點點頭,微微閉上眼睛說道:“有勞了。”

行了一禮,張必武退出書房,離開趙府。

書房內安靜了冇多久,趙玄機始終閉目養神著。

突然,昏暗的書房內傳出一道人聲。

那人聲冇有絲毫感情,麻木機械地彙報道:“宮內大內侍衛全部輪換,太和殿當值侍衛長被殺,並且,早些時候,太子去了一趟鳳禧宮,揮退了所有人之後半個時辰纔出來,之後鳳禧宮所有侍衛、宮女和太監全部被換了人。”

“另外,太子在鳳禧宮內,似乎......對皇後孃娘有逾禮之舉。”

這話,讓聽著前麵所有內容都冇有半點反應的趙玄機豁然瞪大眼睛,怒斥道:“那混賬對清瀾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