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4章我放肆得還少了?

無比親密的肢體接觸和耳邊傳來冰冷的話語,兩者之間形成瞭如同冰火兩重天一般的鮮明對比。

糅雜著形成了生理和心理上兩道截然相反的刺激,讓趙清瀾整個人都在輕微地顫栗。

“你,放肆!”

羞怒到了極致,趙清瀾鼓足渾身的力氣想要推開李辰。

但李辰的手卻死死禁錮著她,她那點可憐的力氣根本推不動李辰。

反而越是掙紮,讓兩人肢體之間的磨蹭與接觸越多。

氣氛逐漸曖昧,鼻息逐漸灼熱。

年輕男子和年輕女子之間肢體的糾纏,讓這偌大本該充滿了雍容華貴氣度的鳳禧宮正殿到處瀰漫著一股不可言說的味道。

“我今天還真就放肆給你看看。”

李辰邪魅一笑,抓著趙清瀾手腕的手臂一用力,就將她摁倒在鳳鑾上。

此刻趙清瀾橫臥鳳鑾之上,李辰則俯身半壓在她身上。

兩人之間的距離,僅僅隔著彼此的衣衫。

香氣撲鼻而來。

趙清瀾越是激烈地掙紮,她的鼻息就越快越粗重。

而李辰,也越是倍感刺激。

一直到李辰摁住她的手,另一隻手霸道蠻橫地鑽進她胸口的衣領之中。

李辰的手,好像一匹強勢蠻橫的狼,衝開了所有阻礙,精準無誤地將趙清瀾整個掌握。

溫軟,柔膩,豐腴。

無懈可擊的手感,讓李辰的眼睛逐漸泛起獸性的光芒。

趙清瀾嚇壞了。

身體上的緊張和被李辰眼神刺激到的恐懼交織在一起,她憤怒地掙紮著,怒聲說道:“李辰,你在找死!”

“除了這些毫無用處的話,彆的都不會說了麼?”

李辰低頭,湊到她的脖頸間,用力地吸了一口香氣。

然後側頭,張嘴咬住趙清瀾精巧的耳垂,冷笑道:“你不是想要殺我而後快嗎?作為你最恨的人,此刻卻在你身上為所欲為,你是不是更想殺了我?”

耳垂處的異樣感覺,如同一道電流,迅速席捲趙清瀾全身。

她感覺自己體內湧現出一種從未有過的陌生感覺,這種感覺,如同螞蟻啃咬,不疼不癢,卻鑽心。

她拚死抵抗。

但是無奈力量實在太弱小。

逐漸的,她也意識到自己的反抗,似乎讓李辰更加沉迷於這種對自己為所欲為的感覺。

趙清瀾雙手抵住李辰胸膛,咬著牙說道:“你若是再這般無禮,我立刻撞死在你麵前,哪怕你權勢再滔天,和皇後獨處一室,皇後死在這,你這太子也絕對休想再當下去。”

“便是天下藩王,也會以此為理由和藉口,對你進行討伐。”

“到底是滿足你自己的獸慾重要,還是萬裡江山重要,孰輕孰重,你這樣的人,會分不清?”

這個時代的女子,把貞潔看得比生命還重要,更何況是趙清瀾這樣的女子。

雖然貴為皇後,但她和大行皇帝之間完全是政治妥協的結果,整個婚姻下來她冇有絲毫的發言權。

大行皇帝這樣的身體情況和這樣的年紀,連她一根手指都冇碰過。

所以對於趙清瀾自己而言,她完全無法接受一個男人如此輕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