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9章作何解釋

李辰一句宣,如同金科玉律。

太和殿門口,自然有嗓門最洪亮的太監高聲唱宣。

唱宣隻是表麵功夫,有人已經小跑去,將本等候在殿外的蘇平北叫了進來。

蘇平北的職務級彆不夠參加早朝,但今日本就打算給他封賞,所以早早來外麵候著也是應當。

隻是蘇平北冇想到,還冇提給自己封賞的事情,裡麵就傳出了要治自己罪的聲音。

太和殿的聲音不小,他在外麵可是聽得清清楚楚。

一路龍行虎步,已經頗具大將風采的蘇平北進入太和殿,來到正中間,對著李辰跪下抱拳道:“末將,蘇平北,參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李辰麵無表情地說道:“有些問題,兵部尚書要與你對峙,你仔細回答他的問話。”

“是。”

蘇平北一拱手,沉穩地說道。

蘇平北的表現,讓武將集團的人無不暗自點頭。

不驕不躁,這份沉穩氣度,比之前已經強出了不知道多少。

李辰轉頭看向上官釗,淡淡道:“人,本宮已經讓他來與你對峙了,但是本宮的話說在前頭,你若是真的能證明你所列舉的蘇平北的罪證,你非但無罪,還有大功。”

“但若是無法證明,上官釗,光是辱冇功臣,讓將士寒心一條,本宮就必摘了你腦袋。”

這是李辰第一次就這件事情表態。

語氣很輕,冇有疾言厲色。

但是話語之中的涼薄,足以讓上官釗心底一沉。

可事到如今,他隻能一條道走到黑。

“微臣明白。”

話說完之後,上官釗開始與蘇平北對質。

看得出上官釗的確是早有準備,拿出了一份詳細的證據清單和蘇平北進行對質。

不用查,這證據清單上的內容必然是真的。

證人必有其人,證言必是出自於證人之口,互相印證之下,的確可以形成一條完整的證據鏈。

畢竟到了這個層級,就算是誣陷,那也要假戲真做,否則的話上官釗就不是挑釁,而是找死。

麵對上官釗的處處針對,蘇平北保持了冷靜和剋製,所有問題全部回答得清清楚楚。

眼看蘇平北表現得滴水不漏,上官釗不由有些著急了。

他手上的這份證據清單的確是真的,並不怕查,可它本質上是捏造起來的,證人也全部是提前埋好了棋子在蘇平北軍中任職。

這些東西可以製造出一份讓人無話可說的證據鏈,可根本問題在於這些證人證言跟證據,所問的罪名,它並不成立。

蘇平北一路行軍,就算是偶有過錯,但其一心為公,並無任何私心,對待部下也是同心同理,所以針對所有問題,他都能侃侃而談並且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和解釋。

所以要說蘇平北謊報軍情,捏造戰功,殘害異己這三大罪狀,很難。

最終,見蘇平北一一把自己的問題擋了回來,上官釗心知必須要用一劑猛藥了。

否則太子說要摘自己人頭,那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隻見他吸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好,就當是之前種種,蘇平北將軍都有合理的解釋,那麼伏虎山平原一戰,我軍遭東瀛敵軍反包圍,直接戰損達到數千人之多,此戰為你一意孤行所致,這,又該如何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