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17章拖走,喂狗

而另一邊,和三寶與宮徽羽對抗的兩大高手幾乎都發了瘋,不顧一切地想要衝過來阻攔李辰,救下耶律啟明。

但三寶卻更狠,直接放棄防禦,以命相搏,渾身氣機湧動,那是要拚命的架勢。

一邊拚命,他還一邊狂笑搞敵人心態。

“哈哈哈!你們兩條老狗,休想救人!你們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主子去死!”

“該死!!!”

傴僂老人氣得幾乎發狂,他幾次全力突圍,都被三寶給擋了回去,憤恨欲狂的他拚著硬吃三寶一腿,口吐鮮血的同時也找到機會要奔向耶律啟明。

可他眼前,卻出現了宮徽羽的身影。

站在傴僂老人和李辰的中間,宮徽羽一身白衣,飄然若仙,氣質斐然的她隻是輕巧說出一句話:“此處大秦,前方禁行。”

“啊啊啊!”

傴僂老人幾乎癲狂。

而李辰這裡,耶律啟明眼看殺機已經壓到頭頂,他終於放棄了一切色厲內荏的威脅,開始求饒。

“不要殺我,求你不要殺我,我不想死!”

“我身份尊貴,隻要你不殺我,什麼都可以!”

“殺了他!”

“殺了他!”

“意難平!”

耶律啟明的求饒和百姓的呐喊,最終彙聚成一道。

李辰此刻倒神色平靜,淡淡道:“你求饒了?你不想死?”

“是的!我求饒!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耶律啟明再無一絲傲氣,整個人如同死狗一樣,掙紮著求饒。

“求求你,大發慈悲!求求你,饒我一命。”

李辰臉上露出淡漠之色:“可是,你虐殺那些百姓,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時,可曾問過他們想不想死!?”

“他們向你求饒之時,你可大發過慈悲?”

“他們何其無辜,卻要慘死。你何其有罪,卻還想著能活?”

“就憑你是耶律蠻荒的孫子?”

“今天就算是耶律蠻荒在這裡,你這個狗雜碎,也必須死!”

李辰怒吼一聲。

踩弓步,扭腰,氣沉丹田,渾身氣力從腳底順著兩條大筋沿著背脊直透雙臂,而那雙臂,雙手握著繡春刀,掄圓過了頭頂,以李辰這輩子最大的力氣,照著耶律啟明的腦袋狠狠劈下!

李辰不會武功,更冇半點內力。

但是在蓄勢已久的醞釀,和滿腔怒火的催動下,這一刀劃破了空氣,帶出一陣嗚嗚破風之聲。

半空中,以李辰身體為圓心,他頭頂上揮舞出一道雪亮刀光!

刀光太快,刀勢太強,以至於出現了一道雪白的刀瀑。

周遭一切人,還未從這驚豔一刀中回過神來,它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沖天而起的一顆大好頭顱!

那頭顱上,甚至還凝固著悲憤、哀求跟不敢置信的表情。

那雙依然有神采的雙眼,倒映出雪白刀瀑,這是耶律啟明在人世間看到的最後一抹光彩。

光彩之後,他看到天地倒懸,天在下而地在上。

他還看到一具冇了頭的熟悉身體,僵直站立在原地,脖子上冇有腦袋,剩下的隻是一個碗口大血肉模糊還依稀能見到筋肉的傷疤!

砰的一聲。

那是耶律啟明的腦袋砸在地上的聲音。

這一道沉悶聲響,也驚醒了所有人。

每一個人都用驚駭欲絕的眼神看著李辰。

冇有人想到,李辰居然會直接動手,而且如此狠辣、乾脆、果決!

一直到耶律啟明的腦袋在地上滾出去好幾圈,他那人熊一般的身體上,脖子處的傷口才噴湧出數米高的濃稠腥血,然後就這麼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剛纔那一刀彷彿用儘了身上所有的力氣,李辰單手拄著刀站在原地,淡漠道:“拖走,喂狗。”

“殺的好!”

那老嫗一聲大吼,帶動所有百姓,又哭又笑。

“這口氣終於吐了出來!”

“老爺!青天大老爺!”

“丫頭啊,你在天有靈,睜開眼看看!你的仇,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