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29章商業最賤?

為朝廷開源。

聽到這話的趙玄機眉頭當即一皺。

正常人在聽見朝廷想要多拿點錢的時候,第一個念頭就是朝廷要增加稅賦。

因為朝廷最大,也是唯一的財政來源就是全國稅收。

既然朝廷嫌現在賺的少了,可不就是增加稅收?

但緊接著趙玄機又覺得不太可能。

眼下本就是全國各地遭受天災,流民遍地的時候,正常邏輯下,朝廷賑災都賑不過來,減稅都已經一而再,再而三地減免,又怎麼可能還增加稅負。

這是要直接逼百姓造反的昏招。

按照他對李辰的瞭解,李辰絕對不是這種看不清局勢,殺雞取卵的笨蛋。

不等趙玄機細細思索,李辰彷彿能看穿他心中所想,就接著說道:“但增加稅收是不可能的,眼下百姓日子貧苦,用民不聊生來形容都不為過,這個時候朝廷再增加稅收,等於是官逼民反,要出大亂子的。”

提升稅收,也不是不可能。

比如說商稅。

老百姓們過的慘,可那些大商人、大地主,日子可照樣滋潤的很。

隻不過眼下,還不是動這塊大勢力的時候。

李辰心中這麼想,嘴裡的話不停。

“本宮欲以戶部主事,由朝廷開國庫出資,於全國設立錢莊,吸引商人、地主、百姓,天下人,將多餘的銀子,存到錢莊來。”

“屆時,錢莊將會擁有一筆無人敢想的巨大現金流,等朝廷掌握了這筆銀子,可以做多少事情?”

聽著李辰的敘述,趙玄機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能讓這頭真正成了精的老狐狸如此震驚,可想而知李辰的這個提議對他的衝擊有多大。

趙玄機無論如何都不能把朝廷和錢莊給聯絡起來,而且在他看來,朝廷去做生意,還是開的錢莊,這種事情根本就是完全不可理喻的。

“殿下!”

趙玄機打斷了李辰的話,他表情嚴肅地拱手說道:“朝廷輔皇帝以王事,治理天下而教化萬民,乃我大秦帝國政務機構之核心所在,又怎可行那經商之事?”

“士農工商,唯商最賤,黃白之物,從來是我等士子最鄙夷唾棄之物。”

“國庫空虛固然要設法解決,卻也不能自貶了身份。”

“還請殿下收回成命,否則此事一旦傳出,不僅滿朝文武嘩然,便是天下士子都要寒了心。”

見趙玄機反應激烈,李辰臉色也冷淡下來。

“商業最賤?本宮倒是要問一問閣老,如今大秦帝國遍佈全國的所謂權貴,勳爵之後,往上數三百六十年,一個個家中第一代發跡的老祖,都是什麼身份?”

不等趙玄機說話,李辰就自問自答道:“先說本宮的老祖宗,先祖大秦太祖皇帝,乃是貧農出身,後在街上當過乞丐,又出家當過和尚,更是落草做過土匪,可以說人世間最卑賤之出身,便是太祖皇帝。”

“開國之初,為獎勵大江山的元勳們,太祖皇帝挑選出三十六位功勳最為卓著的開國元勳,列入淩煙閣名冊,那三十六位淩煙閣元勳,隻有三人為前朝貴族出身,其餘三十三人,有漁民、樵夫、挑夫、做買賣的小販,大秦帝國第一任內閣首輔,淩煙閣序列第二的文臣之首便是江湖術士的騙子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