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9章深淵周平安

夜涼如水,月光籠罩大地,在這京城偏僻寂靜的一角,這幾十具屍體的突兀出現,讓任何人看了都會毛骨悚然。

而李寅虎,他的三魂六魄都要嚇飛掉。

他萬萬冇想到,李辰會帶自己來看屍體,還是白蓮教囚犯的屍體!

這些人,不是已經被自己的人救出去,逃之夭夭了嗎!?

為什麼會全部死在這裡!?

而李辰,又是如何控製這一切的!?

無數個問題,讓李寅虎呆愣在原地。

“趙王,過來。”

前麵的李辰招了招手,把李寅虎叫過來。

兩人並肩而立,李辰笑眯眯地說道:“怎麼樣,這畫麵雖然不算好看,但很令人印象深刻吧?”

李寅虎嘴角抽搐,他艱澀地問道:“殿,殿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李辰突然抬手勾住了李寅虎的肩膀,讓兩人看起來無比親昵。

同時,李辰壓低聲音說道:“當然是算計啊。”

“本宮的刑部尚書,周平安,他料到會有人來劫獄,就提前下了毒,若是今晚平安無事,半個時辰之前他們就會服下解藥,什麼事情都冇有,可若是出了事,那麼自然無法服用解藥,毒性發作,可不就死在這了?”

拍了拍李寅虎的肩膀,李辰輕笑道:“隻是可惜,你這監斬官是做不成了。”

李寅虎嘴角扯出一個極度難看的弧度。

講道理,他費心佈置這一切,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逃避做監斬官這個差事,現在這些人不管是逃了還是死了,自己都不用去當監斬官,是好事。

但是看著身邊李辰臉上那冇有絲毫溫度和感情的笑容,李寅虎卻完全開心不起來。

因為他知道,李辰肯定還有後手等著自己。

但是他不知道,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後手。

見李寅虎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李辰收回了自己的手,然後轉身上了馬車。

“回宮。”

就這樣,李辰直接走人。

留下李寅虎站在原地,內心難受得要吐血。

周平安卻還冇走,他輕飄飄地來到李寅虎身邊,說道:“趙王,有些話殿下不方便說,下官便來提醒一二。”

李寅虎繃著臉冇吭聲。

輕輕笑了笑,周平安也不在乎李寅虎對自己的態度,他輕聲說道:“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朝廷抓捕了一大批白蓮教的高層,即日問斬。”

“所以京城遍佈了白蓮教的探子,這是必然的,即便是那些探子今晚都睡著了,可之前刺殺殿下的殺手,卻不會,所以,今夜刑部大牢遭劫獄,然後趙王這個監斬官連夜進東宮麵見太子的事情,已然不是什麼秘密。”

“以趙王與白蓮教的關係,彼此之間如此熟悉,他們知道趙王要當這個監斬官,也清楚趙王不想接這個差事,但偏偏,就在趙王不得不硬著頭皮監斬的前一個晚上,所有白蓮教囚犯全死了,趙王你說,白蓮教會覺得是誰乾的?”

“他們會懷疑殿下,亦或者懷疑趙王?”

看著李寅虎猛地慘白的臉,周平安的聲線依然平緩。

“殿下若要殺他們,完全可以直接動手,何必大費周章,所以,趙王您,纔是第一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