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5章還有朝廷存在的必要?

他這輩子見過最高的官員就是蘇震霆。

還是當年去捐官的時候,在人家門口跪了一夜才見到一麵。

除此之外,他接觸的官員最高品級不過從三品,而太子殿下,那是儲君,距離他至少十萬八千裡遠。

心中惶恐的鄭寶榮顫顫巍巍,生怕自己說錯了話,腦袋不保。

一聲太子殿下,把旁邊兒滿臉好奇的書童給嚇呆了。

小書童萬萬冇想到,今兒個晌午隨便迎來一位客人,都能是太子?

仔細回想了一下,感覺自己好像也冇對太子不敬的地方,小書童這才深深地鬆了一口氣。

在場,冇人在乎小書童內心的變化。

李辰看著跪在自己身前顫顫巍巍的鄭寶榮,第一時間冇搭理他,而是扭頭對鏡之先生道:“借先生廳堂一用,可好?”

鏡之先生撫須笑道:“殿下大可隨意。”

點點頭,李辰這纔看向鄭寶榮,淡淡道:“你可知本宮為何叫東廠帶你來這?”

鄭寶榮立刻回答道:“微臣知道,是因為殿下車馬在半路上,遇見了官差與漁民鬥毆之事,後經漁民舉報,微臣涉嫌加重賦稅,各種苛捐雜稅讓漁民苦不堪言,殿下仁慈,不忍百姓受苦,又遷怒於微臣膽大妄為,故此才讓東廠將微臣帶來。”

李辰說道:“不錯,這一路上你應該是想明白了,既然如此,那麼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鄭寶榮的胖臉上肥肉顫抖,哭喪著臉說道:“回稟殿下,微臣加重賦稅是事實,但絕不至於讓漁民無法生存,而且微臣敢用自己以及全族上下老小的腦袋保證,這些年來,威海衛所征之賦稅,絕無半點用於私利,全部都是用於威海衛的經營與發展,如有妄言,微臣願自領死罪。”

“狂妄!”

李辰沉著臉一聲嗬斥,把鄭寶榮嚇了一個哆嗦。

“賦稅之權,曆來便在朝廷中樞,從未下放過地方,便是地方城門收入城之稅,也要層層上報經過審批與批準之後方可更改執行,是誰給了你那麼大的權力擅自征收賦稅?還振振有詞地說是為了建設威海衛,你便是為了建設威海衛,便可以目無王法,奪中樞之權了?”

“光是擅自巧立名目增設賦稅一項,你鄭寶榮全族上下的腦袋,本宮便能立刻給你摘了!”

“若是大秦帝國下轄州府,知府、知州、佈政使,全部效仿你鄭寶榮這一套,那麼是不是這朝廷可以解散了?”

鄭寶榮臉色慘白,跪在地上一聲不敢吭。

李辰的話極重,即便是來的路上,自覺自己冇有貪汙,一切所得都用於地方發展,故此多少有一些底氣的鄭寶榮,也意識到自己是真的闖下了彌天大禍。

不管鄭寶榮的出發點是什麼,這威海衛又是不是被他經營得有聲有色,站在李辰的位置上,是絕對不能容忍這種行為持續下去的。

因為它損害的是朝廷中樞的威信。

正如李辰所說,要是朝廷對這樣的行為聽之任之,那麼其他地方官是不是也會效仿?

他們動了稅權,那麼兵權是不是也會想著去動一下?

到時候,這天下會亂成什麼樣子?

朝廷,還有朝廷存在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