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6章官差捱打

李辰哈哈一笑,點點頭說道:“冇錯,這纔是父皇、藩王,乃至於現在的我最想要的!鏡之先生身後站著的是天下士子,他在天下讀書人心目中的地位,如同活著的聖人,一旦他選擇了我們,那麼我們就有了天下文人的支援,還有源源不斷的人才,東宮現在最缺的不是權力不是金錢,而是人才!”

“簡而言之,此事一成,東宮便在民間有了讓內閣望塵莫及的影響力!”

“即便內閣在朝政當中依然坐大,可有了天下文人的支援,東宮的政令,冇有人敢忽視。”

眯起眼睛,李辰輕聲道:“這,就是一把能殺死趙玄機的刀!”

蘇錦帕聽的也是心情激盪不已,她想要追問些什麼,卻感覺馬車速度慢了下來,然後外麵就傳來三寶的聲音。

“殿下,前麵有人在鬥毆。”

李辰皺眉道:“能繞過去就繞過去,繞不過去就把鬥毆的雙方拎開,這點小事還要問本宮?”

三寶尷尬地回答道:“可捱打的一方,似乎是威海衛的官差。”

官差捱打,這可是破天荒的新聞。

李辰聽了就是眉頭一皺,心中對這威海衛的主政知府已經有了不滿之心。

不管緣由如何,知府能讓官差給人毆打,那就是知府的問題,滑天下之大稽。

“把雙方控製住,帶上來問話。”李辰淡然道。

三寶應了一聲,然後就聽見馬車外傳來呼喝聲,立馬這呼喝聲就變成叫罵和慘叫,緊接著安靜下來。

等安靜了之後,李辰鑽出馬車,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被錦衣衛控製住的二十多人。

其中一小半兒穿著官差的衣服,鼻青臉腫,受傷頗多。

另外一方則是尋常百姓的打扮。

威海衛地處海邊,又是渤海和黃海的交界之處,漁業資源豐富,當地百姓多以漁業為生,故此個個皮膚黝黑壯實,在這災年下,威海衛是難得的能自給自足冇怎麼受天災影響的地區之一。

李辰隻看了一眼,便淡漠問道:“何故鬥毆?”

官差那邊,為首的一人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因為他之前反抗的時候,被一名錦衣衛用東廠的身份令牌砸了一臉的鼻血。

東廠來人,可不在乎你是不是官差,說殺是真的會殺的。

眼下他雖不認識李辰,但這位貴公子氣度不凡,不論衣著講究,用的是他認不來的麵料,華貴無比,一身氣度貴氣逼人,完全超出了他所見識過的層級範圍之外。

當下,完全不敢倨傲,立刻答道:“回這位公子的話,我等是威海衛官差,奉命前來收取漁業稅銀,但這幫子刁民,竟敢武力反抗,左右吵了幾句,便動起手來,把我們給打成這樣。”

李辰聞言看向那幫壯漢,沉聲道:“官府收稅是天經地義,你們不但不依法納稅還武力反抗,可知這是死罪?”

壯漢那邊,為首的一個三十多歲正值壯年的漢子雖然冇什麼見識,可基本的眼力勁還是有的,眼前這幫人個個帶著刀,甩出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腰牌,連那官差都老實了下來,一看便是官家的大人物。

畢竟隻是一群普通漁民,怒火上來了打架是敢的,了不起被抓緊去挨一頓打,可真的冒著掉腦袋的風險衝撞大人物,他們還冇傻到那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