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7章殿下有本事衝著內閣去

李辰一句話出口,周遭在場的刑部官員一個個嚇得臉色慘白。

葛平義還要求饒,卻被兩名錦衣衛架起來就丟進了牢房裡麵。

臟亂的牢房裡到處都是臭水和汙穢之物,養尊處優習慣了的葛平義頓時發出慘叫,他站起來想逃,可腰桿都還冇伸直腦袋就撞在了牢房頂。

砰的一聲悶響,葛平義的官帽掉落,披頭散髮血流如注,看起來狼狽又可憐。

他顧不上疼痛,爬到了牢房房門邊,抓著鐵柱對著李辰哭喊道:“殿下,微臣冤枉啊,微臣隻不過是奉命行事,如此苛責全落在微臣身上,微臣不服啊!”

有了葛平義帶頭,深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的其他刑部官員,紛紛跪地喊道:“求殿下開恩。”

這時候,因為過於激動且著實遭受了巨大折磨的徐長青已經被錦衣衛接了出來,他氣若遊絲,但卻依然堅定地說道:“殿下,微臣受刑部這幫人栽贓陷害,不但於戶部直接將微臣帶走,更是當眾拷打,根本不給微臣說話的機會,就摁著微臣的手在認罪書上畫押。”

“刑部行事,不論是程式還是動機,根本就將帝國律法與刑部辦案條例視為無物,如此猖狂,如此迫害忠良,請殿下為微臣主持公道!”

此刻徐長青的指控,就是遞給了李辰一把刀。

儘管即便是冇他這把刀,李辰也要硬斬了刑部的歪風邪氣,但有了這把刀,李辰下起手來就再無任何顧忌。

“葛平義,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李辰轉身盯著牢房裡麵無人色的葛平義,冰冷地說道。

葛平義臉色慘白,鮮紅的鮮血自他頭頂傷口滑落,他卻絲毫冇有察覺,顫抖著嘴唇,葛平義迎著李辰冰冷威嚴的目光,有一種末日到來的絕望感。

他知道,在東宮和內閣的鬥爭中,自己隻不過是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螞蟻,連棋子都算不上。

自己聽了身為內閣一黨的刑部尚書錢士炎的話,去辦了事,如今東宮怒火發泄在自己頭上,自己還能躲得過去?

想明白了這一點,葛平義突然就豁出去了。

反正是必死的下場,何必還唯唯諾諾?

“殿下,有本事你衝著內閣去,對著我們這些人發火有什麼用?你自己心知肚明,我們不過是一枚棋子,連棋子都算不上,你不敢對內閣怎麼樣,卻來欺壓我等,這便是我大秦太子殿下的威風麼!?”

葛平義一句話,周圍鴉雀無聲。

連其他牢房裡不斷的慘叫、呻吟和求饒聲消失無蹤。

每個人都在震驚......這葛平義,怕不是瘋了?

找死都不是這麼找的。

三寶眸光一沉,他抬手就隔著欄杆將葛平義的喉嚨給捏住了。

“殿下,這亂臣賊子對殿下大不敬,請殿下下令,奴婢這就捏碎了這賊子的喉嚨。”

喉嚨被扼住,葛平義隻感覺連呼吸都無比困難。

他張大嘴努力地喘氣,可卻連絲毫空氣都吸不進來。

看著臉色逐漸鐵青的葛平義,李辰淡淡道:“放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