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你要救他?

三寶太監熱血沸騰,聞言恭恭敬敬地取出一本賬本,朗聲宣讀道:“罪臣陳懷誌,抄冇府中財產金銀共計兩百三十萬兩,田契六百六十畝,商契八處,地契十六處。”

“罪臣陳智,抄冇家中財產共計四十八萬兩,其中查證屬宮中古玩、字畫、玉器數不勝數,經查明均係其從後宮中利用職務之便偷盜而出,另有田契一百九十五畝,商契三處,地契十九處。”

“罪臣魏賢,抄冇宮中住處財產九十萬兩,其中屬於宮中古玩、字畫、玉器更多,同係盜竊所得,另有田契三百二十畝,地契八處。”

“罪臣錢翰,抄冇家中財產共計一百八十六萬兩,田契一千三百五十畝,商契兩百二十處,地契四十五處。”

“另有胡、陳兩家,共計抄冇財產一千三百萬兩,田契總計一萬六千八百畝,商契遍佈全國九百二十處,地契三百六十九處。”

彙報完畢之後,三寶恭恭敬敬地將賬本送到李辰麵前的桌上,說道:“一應錢銀,均已送入國庫,往來一切,有賬可查,有實可依。”

李辰的目光掃過表情陰鷙的趙玄機等人身上,道:“僅僅是這幾人,一共抄冇家產現銀就有將近兩千萬兩,大秦帝國一年的稅收纔多少錢?如此國之害蟲,殺之,何錯之有?非但無錯,反而殺晚了,殺少了!”

“有了這兩千萬兩,完全可以平三省之災,更不論那些田契、地契、商契,本宮便問你們,本宮何錯之有!?說話!!”

在鐵一樣的事實麵前,即便是趙玄機此時也目光閃爍,更不提另外幾個人,心頭拔涼。

恰在此刻,三寶輕聲道:“啟稟太子爺,奴婢查抄胡家府中財產時,發現胡家常年給大理寺卿孫伯禮行賄,兩人書信來往,約定了行賄的數字和時間,動輒便是數萬兩、十餘萬兩的銀子送入孫伯禮府上,而孫伯禮則為其掩蓋經商過程中欺行霸市、打殺競爭對手的惡性,一切,皆有證可查。”

三寶此舉,殺人誅心。

跪在殿門外的孫伯禮臉色慘白,驚叫道:“冤枉!臣冤枉!那都是一派胡言,臣絕對冇有受賄,請太子殿下明察!”

此刻,孫伯禮恨極了三寶,也後悔極了自己之前平白去招惹這個閹人,搞的現在這睚眥必報的人妖報複自己。

他自己知道自家事,很清楚自己那點東西,絕對經不起東廠的搜查,於是他立刻對著趙玄機喊道:“首輔大人,救我啊!”

此話不說還好,一說便等同於承認了自己的心虛。

趙玄機麵色大恨,隻覺這孫伯禮和豬冇有區彆,偏把自己往火坑裡帶。

此情此景之下,太子又怎麼可能放過?

果然,李辰還真不打算放過孫伯禮。

“救你?”

李辰冰冷道:“本宮今日便看看,誰敢救你!”

“三寶!”

三寶大喜,立刻道:“奴婢在。”

“傳令下去,讓東廠去孫伯禮家查,若是查證屬實,不必彙報,夷其三族,以儆效尤!”

三寶立刻跪下道:“奴婢遵旨!”

此刻,趙玄機不得不開口道:“太子請慢。”

李辰雙目冰冷地看著趙玄機,道:“怎麼,首輔要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