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0章本宮得一劍

打發走了三寶,李辰從習政殿出來,回到百花殿。

此刻趙蕊本已經休息。

但得知太子駕到之後,她立刻起身下床,伺候著李辰寬衣。

“聽下麵的人說,今日你又去見你母親了?”李辰隨口問道。

趙蕊輕聲道:“母親初來乍到,對京城的一切都還不熟悉,加上父親如今出了城去照顧那些災民,因此身邊也冇有個認識貼心的人能說體己話,我便去了一趟。”

點點頭,李辰說道:“為人子女,這麼些孝心也是應當的,改日你再去,到庫房裡挑選一些禮品帶去,算是本宮的一些心意。”

趙蕊嘴角上翹,盈盈道:“嬪妾替母親謝過殿下。”

“這幾日來,你父親在外頭做的很不錯,每日本宮都能收到訊息,外麵那處臨時的災民營地,被他管理得井井有條,連戶部的徐長青都誇獎你父親有大才,竟想出了帶著災民去南直隸的大城內,為官府清掃積雪、拾柴以賺取生活所需的法子,倒是讓戶部省下了一筆錢。”

趙蕊聞言更是眉飛色舞,她柔柔地說道:“父親為官踏實勤懇,總說著民應當自理、自律,官府的作用應該是從旁協助,而不是徹底的約束和管理......”

說到這,趙蕊驚覺自己的話太重了,忙道:“殿下,嬪妾失言了。”

“無妨。”

李辰笑道:“你父親的為官之道,有幾分可取之處。”

服務型政府,這可不就是後世的概念嘛。

李辰冇想到,趙河山還有這種遠見。

隻是這種理念,在封建時代,畢竟還是超前了,不是什麼事情都超前就好的,曆史進程有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在這種時候談服務型政府,那是嫌自己死得不夠快。

也難怪趙河山被壓了這麼多年,趙玄機的打壓是一方麵,他的理念過於天真,也是一方麵。

雖然李辰說無妨,但趙蕊也不敢在這個話題上繼續,她把握不準李辰的真正心思到底是怎樣的。

“殿下餓了嗎?嬪妾去做一點夜宵給殿下可好?”趙蕊問。

“吃什麼夜宵。”

李辰一把抱起了趙蕊,嘿嘿笑道:“吃你不好麼?”

“殿下......”

時隔半月,第二次早朝在當晚的深夜被通知到京城各個官員的府上。

隻是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看著那些一個個表情冷漠的錦衣衛,官員們都很淡定,也冇有人愚蠢到去拒絕。

因此,第二次早朝,很順利地在第二天清晨召開。

太和殿內,當身穿太子袞服的李辰出現在龍椅旁邊,群臣山呼道:“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諸位,免禮吧。”

李辰擺了擺手,平靜道。

等大臣們都站在各自位置上,李辰的眼睛掃過在場每個人,緩聲道:“今日早朝,有三件事情要議。”

李辰的話,讓大臣們精神都集中起來。

太子輕易不開早朝,一開,那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想想第一次早朝發生了什麼就知道了。

這三件事,隻怕是每一件都不簡單。

“第一件事,本宮昨夜宴請鮮朝使團,得一劍,名曰大涼龍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