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22章衝動了

練家子,而且絕對是接受過軍事化訓練的練家子。

這種陣仗,絕非普通的江湖門派或者世家門閥能拿得出來的。

出身大秦頂尖的軍事世家,蘇平北有自己的眼力勁。

他此時對那馬車內的人無比好奇。

到底什麼人,會有這麼大的排場?

眼看馬車靠近,吳擎蒼帶著蘇平北迎過來,手一扯就把蘇平北帶得跪下來。

蘇平北一驚之後便是一怒,他的膝蓋,可不跪常人。

不等蘇平北說話,便聽見旁邊的吳擎蒼朗聲說道:“末將吳擎蒼,見過太子殿下千歲。”

太,太子!?

蘇平北目瞪口呆。

他完全想不到為什麼太子會出現在這裡。

巨大的震驚讓他甚至忘記了請安。

一直到馬車內傳來李辰熟悉的輕笑聲,“怎麼,蘇將軍不認識本宮了?”

聽到這聲音,蘇平北打了一個激靈,又驚又喜地說:“殿下,真是你?”

說完,蘇平北猛地回過神來,立刻規規矩矩老老實實地行禮道:“末將蘇平北,參見太子殿下千歲,禦前失儀,還請殿下恕罪。”

馬車的門簾撩開,李辰從上來走出來,在小川子的攙扶下下了馬車,李辰大步流星地來到吳擎蒼和蘇平北麵前,認認真真地看著兩人,然後才說道:“都起來吧。”

吳擎蒼與蘇平北謝恩過後站起來。

李辰先對吳擎蒼說道:“吳帥幸苦了。”

吳擎蒼神色肅穆,道:“軍人天職,無謂辛苦,隻是未能擊退敵寇,愧對殿下。”

“人力有時儘,敵我實力相差過於懸殊,吳帥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難能可貴,本宮不會苛求一切儘如人意。”

李辰說完,纔看向蘇平北,見他模樣狼狽,便說道:“蘇將軍這些日子,可成熟了不少。”

蘇平北笑著回答道:“每日都在戰場上拚殺,狼狽難看了一些,殿下莫怪。”

“不難看,更不狼狽。”

李辰搖搖頭,說道:“為國而戰,光宗耀祖,哪有什麼難看與狼狽,無論如何,都比那些尋花問柳的所謂風流公子要順眼得多。”

這話讓蘇平北有些羞赧。

這說的可不就是以前的他麼。

李辰再看向吳擎蒼,道:“寧王和甘陝那邊的事情,可接到訊息了?”

吳擎蒼點頭道:“一接到殿下的訊息,末將就立刻做出了安排,甘陝的支援今日就能到,寧王那邊,還要等一兩日,不過有甘陝的支援,可以支撐得下去。”

點點頭,李辰說道:“甘陝方麵不用擔心,他們會竭儘全力,隻是寧王那邊,需要做些防範。”

吳擎蒼笑道:“殿下放心,月牙關全體將士,都是殿下的眼睛。”

滿意地點點頭,李辰說道:“本宮這一次來,還有大事要做,在那之前,本宮並不打算聲張,你二人回去之後,該做什麼做什麼,本宮自己在月牙關內看一看。”

吳擎蒼應道:“末將明白。”

想了想,吳擎蒼就把蘇平北剛接下的任務告訴了李辰。

李辰微微皺眉,看了蘇平北一眼,冇表態。

在他看來,蘇平北的這個選擇···衝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