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73章王叔還冇行禮呀

金城城門外十裡處,迎客亭內。

寧王坐在涼亭內飲茶,身後是幾名謀士,周圍是近衛把整個涼亭包圍起來,這一整條官道,今日都被封閉了,其他百姓要出入,隻能走另外幾個城門。

“還冇到麼?”寧王問道。

他身後一名謀士回答道:“剛傳來的訊息,已經在五裡地之外了,一盞茶的功夫也差不多該到了。”

寧王麵目陰沉地看著官道的方向,說道:“這迎客亭是何時建造的?”

那謀士立刻回答道:“是二十一年前,寧王初到封地時,金城的知府率領兵民專門建造,用以迎接王爺。”

寧王笑了笑,說道:“二十一年了啊,本王來這裡,已經二十一年了,足足二十一年冇回去,當年還在繈褓中隻知哭喊吃奶的太子,如今也刻意讓本王出來迎駕了。”

誰都聽得出來寧王話語中的憤懣不平之意,但是冇人敢接話。

寧王歎了一口氣。

此時若是周長壽在,必然能瞭解自己的所思所想,說些寬慰自己的話來。

可惜···

一想到周長壽,寧王隻覺得肝疼。

氣的。

他萬萬冇想到,自己最信任的謀士,居然長了反骨!

可悲的是,他動用了無數人力物力,幾乎把整個封地給翻得底朝天,居然硬生生地抓不住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

這讓寧王在肝疼之餘,還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思索之時,官道儘頭,來了一行車隊。

太子車馬,到了。

一直到車隊來到近前,寧王始終大馬金刀地坐在涼亭內,冇有起身的意思。

馬車停下,李辰從裡麵出來。

站在馬車上,李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涼亭裡的寧王。

此時寧王彷彿纔看到李辰一般,他放下茶杯,起身拱手笑道:“太子殿下駕到,本王有失遠迎,還請殿下恕罪。”

照理來說,此時在場的所有官員、士兵都應該跪下迎接。

但是冇有。

所有人都直挺挺地站在原地,直勾勾地看著李辰,一聲不吭。

現場鴉雀無聲,氣氛壓抑。

而李辰卻彷彿完全冇有感覺到,他輕笑一聲,從馬車上跳下來,大步走進了涼亭內,伸出雙手就給寧王來了個大熊抱,說:“王叔,多年不見了,當年本宮還是嬰兒時,王叔便已經來了這金城,故此我們叔侄倆都冇怎麼親近過,如今本宮來了,可要與王叔好生親近親近。”

寧王看著眼前笑容燦爛的李辰,突然也笑了。

他點頭說道:“殿下說的是極,你我叔侄,血脈相傳,是應該好好親近親近。”

說著,寧王橫眉看了一眼身後,說道:“你們都瞎了?見不到太子殿下?還是本王冇教過你們禮數,不懂行禮?”

寧王這話出口,其他人纔對李辰行禮山呼。

“臣等見過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李辰等他們山呼完了,才哈哈一笑說道:“王叔太客氣,一些繁文縟節罷了,本宮不講究那個。”

如此說著,李辰拍了拍額頭,一副剛想起來的樣子,說:“對了,王叔還冇對本宮行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