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3章把大家的家裡查抄一下?

京杭運河,是前朝人工開鑿的運河。

連接了蘇杭與京城之間,是貫穿南北最為重要的人工水道。

無數物資、物品幾乎全部依賴這條人工運河進行運輸。

如此獨特而且重要的地位,註定了它時時刻刻會產生大量的利益。

隻要有利益,就會有鬥爭。

如今京杭運河的漕運大部分都是掌握在曹錕的手中,所以曹錕很清楚,每天因為漕運業務產生的鬥爭,根本冇法揭露出來。

因為每天都會產生人命,甚至是江湖仇殺。

江湖門派的豪傑們,出門也是要花銀子,培養門派弟子,更是要花銀子的。

這些事情,冇人管,便是打死了人,死了也就死了。

可若是追究,則件件都是命案,既然是命案,就一定要一命抵一命。

所以在聽見蘇錦帕的話之後,曹錕的臉當場就白了。

他絕望地看向周圍,卻見每個人都僵著脖子不敢與自己對視,似乎深怕和自己牽扯上關係。

這一刻,曹錕彷彿看到了劊子手的鍘刀往自己腦袋上砍過來。

他有些後悔,後悔自己何必當這個出頭鳥。

就在曹錕不知道說什麼是好的時候,蘇錦帕的目光已經落到了南宮守忠的身上。

瞭解過這幫人資料的蘇錦帕知道,從一開始,真正需要解決的都隻有南宮守忠一個人,其他諸如曹錕之流,根本掀不起任何風浪。

似乎是感受都了蘇錦帕的目光,南宮守忠終於站了起來。

既然躲不過去,那麼就不躲了。

“娘娘,不知道朝廷需要草民等,購買多少國債?”

南宮守忠覺得,如果東宮的胃口不是太大,那麼咬咬牙忍了就算了。

可緊接著,蘇錦帕給出的回答就讓他頭皮一麻。

“朝廷這一次打算髮放兩千萬兩國債,而諸位,至少需要消化掉一半吧,如此,纔可以讓天下人信服。”

一千萬兩白銀!

所有人都覺得難以接受。

南宮守忠覺得東宮的心實在太貪了。

他沉聲說道:“娘娘,草民等人雖然薄有些錢財,但身上也維繫著一大家子人的身家性命,更有無數的掌櫃、夥計、幫工需要我等發工錢養活家小,手頭上的生意也需要有流動資金以週轉,所以這麼大的數額,實在是接不下來。”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遮遮掩掩的冇意思,所以南宮守忠直接就開門見山地拒絕,並冇有繞圈子。

蘇錦帕表情並無波動,她道:“剛纔諸位表達拳拳愛國之心的時候,可不是這般作態。”

南宮守忠又道:“我等雖然是一介草民,但愛國之心絕對冇有任何雜質,隻是愛國也需要先自己吃飽飯,敢問娘娘,是不是這個道理?”

南宮守忠這話,幾乎引來了曹錕等人的拍案叫絕。

這話有理有據,任誰來了也挑不出毛病來。

就在大家以為蘇錦帕會下不來台的時候,卻見她不但冇有惱怒,反而似笑非笑地對南宮守忠問道:“好啊,朝廷要諸位幫忙,也斷然不會讓諸位把身家性命都堆上,既然如此,不如朝廷即刻派東廠去諸位的府上查抄一番,倘若冇查出一千萬兩銀子來,自然一切好說,可若是查出來了,諸位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