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4章軍法無情

聽到這話,從來冇有實際參與到城防作戰中過的蘇平北立刻便問道:“平日裡,月牙關都不存儲這些物資的嗎?”

蘇平北是心直口快,想到什麼問什麼,可當他看到周圍將領的表情都很古怪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很冇水平的問題。

還是吳搬山開口解釋道:“蘇將軍,你不熟悉城防作戰,所以不瞭解也是情有可原。”

“月牙關從壘起第一塊磚時就註定了它存在的意義就是防住遼軍,所以不管是否是戰時,我們都會準備充足的城防物資,可眼下這一次遼軍一共六十萬精銳扣關,其強度遠超之前數年,在如此高強度的作戰之下,即便是我們準備再充足,物資也是會耗儘的。”

吳搬山的話落地,便有人小聲嘀咕道:“就是,說得好像我們準備不足一樣,有本事你來防守看看,一天下來耗費的物資那都是天文數字,真是門外漢,啥都不懂。”

“住嘴!”

吳擎蒼轉頭看向那名發出嘀咕的將領,厲喝道:“遼東軍日夜兼程趕來支援,這已經是莫大的人情,你倒好,還說風涼話,出去自領十鞭,再有下次,軍法處置!”

那名將領臉色一白,但還是咬著牙說道:“末將知錯了。”

話說完,他扭頭就出去領罰,不一會外麵就傳來鞭子打在人身上的聲響,還有那名將領壓抑著疼痛的悶哼聲。

吳擎蒼麵無表情地看向剩下眾人,他開口道:“如今局勢艱難,諸位在這半個多月的時間中都承受了莫大的壓力,這一點本帥心知肚明,本帥也知道每個人都在竭儘全力地想要打贏這一仗,但是貶低同僚,誹謗朝廷,妄議朝政,在本帥的麾下是絕對不允許的!”

“月牙關的將士,隻管作戰,不管朝政,更不會對前來支援的袍澤冷嘲熱諷,誰若是做不到這一點,趁早給本帥滾蛋,現在不滾,日後膽敢有犯,莫怪軍法無情!”

一眾將士表情嚴肅,在月牙關內,最大的傳統就是服從指揮。

吳擎蒼不管是資曆還是威望都足以壓得住這群人,之前最欠缺的正式身份,眼下也隨著一道聖旨有了。

所以吳擎蒼的話,在月牙關內,冇有人敢不聽。

“末將等謹遵帥令。”

聽到這整齊劃一的回答,吳擎蒼才滿意地點點頭。

繼而他開口道:“遼東軍的弟兄們馬上就到,雖然眼下無法帶來城防物資,但我們還是要自己想辦法,先拆關內的建築,從一些公共建築開始拆起,然後差官家的,最後拆百姓的,但要保證百姓能有地方住,不能全拆了。”

“眼下,隻能先用這個辦法暫緩一陣。”

雖然在月牙關曆史上也出現過多次拆毀關內建築用以戰事的先例,但不管是從軍心還是後期重建角度考慮,這都是一件十分不劃算的買賣。

屋子拆下來,隻能拆得一點木頭和石塊,但是重建起來,卻是耗費巨量錢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