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9章觀史如觀鏡

“更何況,他現在從京城而來,是稅案台的總督,任務便是奉命前來大原府查稅。”

“與其讓他暗中在大原府招惹是非,節外生枝,長壽心想不如隨了他的心願,直接將他帶到王爺麵前,如此王爺至少可以占據主動。”

“且長壽隻是將他帶來,但是打心裡也是反感他前來查稅。”

“按照你的意思,本王應該殺了他。”寧王淡淡的說道。

“不可殺。”

周長壽搖搖頭,彷彿冇看到寧王玩味的眼神,他誠懇地說道:“王爺,長壽說不可殺,不是因為他是長壽的弟弟,即便換作是任何一個人長壽也主張絕不能殺。”

“要回答為什麼不能殺這個問題,王爺不如想想,全天下人都知道在藩王之中,王爺手中的兵馬是最強悍的。太子會不知道麼?為什麼太子查稅第一站就選擇了王爺這裡?”

“真要說稅務有問題,富甲天下的文王難道不是最好的開刀對象嗎?”

“論錢,文王比誰都多,可論武力,文王是無法與王爺相比的,柿子尚且挑軟的先捏,為何太子會先招惹我們?”

寧王聞言冷笑道:“誰還能不知他的想法,無非就是本王拒絕了他馳援月牙關,共同對抗遼軍的要求罷了。”

“這計策是長壽幫王爺出的,隻是冇想到東宮的反應會如此強烈,應對的角度又是如此刁鑽,還當真是棘手。”

周長壽沉聲道:“可即便是現在,長壽也堅定的認為,此時此刻我們絕對不能出兵。”

“否則一旦出兵,麵對遼軍鐵騎的便是我們,到時候不論勝負,我們都會損失慘重。王爺所倚仗的兵權一旦折了,那麼地位將會一落千丈,更不要提未來逐鹿中原。”

寧王麵沉如水,問道:“那麼依你之見,該當如何?”

“配合他。”

周長壽毫不猶豫地說道:“此時我們不能給太子把柄,他要查稅邊讓他查好了,便是查出問題那又如何?王爺大可二一推做五,問三不知。”

輕笑一聲,周長壽道:“便是給他帶著證據回去了,京城太子也無非就是下令責成王爺將所缺漏之稅補上,可這到底補不補?補多少,不還是王爺說了算?”

寧王聞言終於露出笑容,對周長壽說道:“你所言不錯,甚得本王之心。”

周長壽笑了笑,又道:“總而言之,細枝末節的小問題,就讓他去抓好了,那些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可王爺絕對不能明著跟朝廷對著乾,聽調不聽宣,任由誰也奈何不得王爺。”

“倒是大義是非上,王爺還需要忍耐幾年,做做樣子,畢竟王爺不可能從藩王變成反王,如此一來,天下輿論對我不利,更是會影響王爺的宏圖大計。”

“前朝開國皇帝曾言,廣積糧、緩稱王,縱觀曆史,幾方豪強爭霸的局麵中,能笑到最後的往往不是一開始便最強橫的,而是最能隱忍的。”

“王爺,觀史如觀鏡,可對照自身,前人的經驗教訓,總歸是不會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