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8章路走寬了

“叔叔,侄兒一定謹記叔叔教誨,絕不敢忘!”

見到徐君樓態度誠懇,徐長青這才點點頭。

他語氣溫和下來,說道:“你也彆怪我對你嚴厲,咱們徐家的希望,不在我身上,而在你身上。”

徐君樓聞言忙道:“叔叔,您這話太嚴重了,咱們家一切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要叔叔拿主意纔是,侄兒年輕稚嫩,還需要跟叔叔好好學習。”

徐長青道:“現在自然需要我給你把關,可以後呢?”

徐長青手掌按在徐君樓肩膀上,意味深長地說:“你仔細想想看,現在朝中的朝臣,都多少歲了?再直白一點,他們都是聖上在時留下的朝臣,明麵上看到的內閣一係,現在他們被打散了,但是私底下呢,有分出身的,有分地域的,有分政治理唸的,各種團夥蠅營狗苟,太多太多了。”

“殿下這新政是打散這些團夥的第一步,後續還會有更多動作,但歸根究底,兩個字,班底。”

“我老了,能跟殿下多少年,殿下纔多少歲?他的年紀和你是相仿的,所以殿下特外青睞年輕人,從你們這一屆科舉考生開始,之後殿下可能會大力提拔更多的新人,讓科舉進來的那些新鮮血液流動起來。”

“你和他們,纔是殿下要組建的···班底!”

班底···

這兩個字,讓徐君樓心臟砰砰直跳。

他感覺渾身的血液都燥熱了起來。

什麼是班底?

班底就是心腹。

一代天子一朝臣,這一朝臣,就是當代天子的心腹。

看看如今朝中屬於大行皇帝的班底就知道了,第一人,趙玄機!

雖然後麵分道揚鑣,可大行皇帝剛登基的時候,兩人可是君明臣賢的模範。

“我,我可以嗎?”

徐君樓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著徐長青問道。

“可以不可以,你現在不都是已經走上這條路了嗎?”

徐長青按了按徐君樓的肩膀,說道:“所以我才說,咱們徐家未來能走多高、走多遠,全部都在你身上。”

徐君樓嚥了一口唾沫。

從來隻知讀聖賢書的他,內心第一次泛起了對權力的渴望。

他渴望權力,渴望看到徐家在自己手中發揚光大,成為真正的豪門望族。

而這一抹渴望,也讓徐長青十分滿意。

他根本不擔心自己的侄子貪權,當官的,若是不貪權,遲早死在彆人的權術之下。

既然走上這條路,不管性子多麼清高孤寡,也一定要適應這個圈子的遊戲規則。

而他們的規則隻有一個,那就是得到更多的權力。

現在他已經成功地點燃了徐君樓對權力的貪婪之火,之後要做的,就是引導這一把火如何去燃燒,可不要學內閣那邊的人,把自己給燒死了。

貪權冇錯,可要懂得怎麼去得到更多的權力,要是去跟主子爭,不是找死嗎?

徐長青覺得自己的路子走的很寬,侄子也被自己引導到了正確的路上,以後隻要抱緊東宮大腿,什麼都會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