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4章催更新

付玉芝覺得張必武的話很偏激很極端,言辭之間滿是對趙玄機的不信任與怨氣。

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張必武的話是有一定道理的。

眼下內閣這艘船都已經到處漏風漏雨了,可趙玄機的真正心思是什麼,他們卻始終不知道。

付玉芝皺著眉頭,說道:“張兄,你的話也有一些道理,隻是我想,閣老應當有自己的考慮。”

“什麼考慮不考慮的!”

張必武哼聲道:“眼下局勢已經是這般艱難了,他雖然說什麼正好讓我們重新整編下麵的人,避免跟以前一樣樹大招風做藉口,但卻不想想,東宮還會給我們再整編新人的機會麼?”

“眼下莫說你我府上,就是這趙府,也是外人不敢踏足的禁區,唯恐被東宮列為內閣派係,從而遭受打擊,如此下去,內閣必然名存實亡。”

付玉芝苦笑道:“那以張兄的意思,要如何?”

“我也不需要如何。”

張必武眼神閃爍,冇看付玉芝的眼睛,他道:“隻是心中有些不解,與付兄說過了便算是發泄出去了,但付兄,以後咱們還是多留個心眼比較好,想想當初咱們內閣是多少人,現在是幾個人,段錦江他們的下場,難道付兄就想重蹈覆轍?”

“我知付兄你眼下不想再做過多鬥爭,子女都有了個好歸宿,你的年紀也已經到了這地步,仕途也算是走到底了,不再有當年的雄心壯誌,可想要安穩退出,總要想個更穩妥的路子纔好。”

如此一番話說完,張必武似乎怕付玉芝追問,扭頭便匆匆地走了。

付玉芝凝神看著張必武的背影,隻覺得心裡沉甸甸的。

內閣這一係本就損失慘重,可現在看來,張必武也有了其他的想法。

扭頭看看趙府的大門,付玉芝心想,不知道從來測算無疑的閣老,是否能提前洞悉這個來自內部的巨大隱患?

而他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付玉芝等人的密探結束時,李辰也已經帶著蘇錦帕回到東宮。

剛把蘇錦帕送回來儀殿,李辰扭頭就看見宮徽羽跟鬼一樣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自己身後。

“這幾天是真的忙。”

李辰知道宮徽羽無事不登三寶殿,她來找自己唯一的事情就是···催更新。

兩手一攤的李辰索性擺爛。

“要不,你幫本宮處理幾個比較棘手的問題,本宮也好早點抽空出來給你寫後續?”

宮徽羽眸光清冷,一言不發,跨出一步走人。

正如李辰瞭解她一般。

現在她也很瞭解李辰。

這個傢夥,每次都是用一點點擠牙膏一樣的更新讓自己當牛做馬,宮徽羽決定這次不上當了。

李辰輕笑一聲,回去習政殿偏殿繼續完善自己的改革計劃。

眼下,這纔是重中之重,再冇任何事情比這更加重要的。

隻是纔到偏殿,李辰在門外就聽見裡麵傳來萬嬌嬌的嗬斥聲。

“你這小太監,吃了熊心豹子膽?殿下說過多少次,他的禦桌不準任何人打掃整理,你管那麼多閒事做什麼!?”-